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tajtouragra.com
网站:极速赛车官网

家政服务员 急速上升的“蓝领明星”

家政服务员急速上升的“蓝领明星”

  她们大多是进城民工或下岗工人、初中或小学文化,在讲究学历、竞争激烈的劳动力市场上似乎并无优势,但中国社会对家政服务的巨大“刚需”为她们提供了黄金机遇。近年来,家政服务员的经济社会地位显著上升,成为急速上升的“蓝领明星”。

  她们大多是进城民工或下岗工人、初中或小学文化,在讲究学历、竞争激烈的劳动力市场上似乎并无优势,但中国社会对家政服务的巨大“刚需”为她们提供了黄金机遇。近年来,家政服务员的经济社会地位显著上升,成为急速上升的“蓝领明星”。

  早晨7点,南京龙江龙凤花园,钟点工马丛梅拎着长长一串钥匙,匆匆打开一户业主的家门,在锅碗瓢盆的叮当声中,开始辛苦而单调的一天。尽管主人不在家,但她对每份活儿都一丝不苟。

  2006年,马丛梅随丈夫从安徽来到南京打工,成为这家小区物业的一名清洁工,由于勤快、仔细,再加上为人热情、阳光,有的业主开始“挖墙脚”,马丛梅盛情难却,慢慢“跳槽”成了钟点工,从此一发不可收,很快在小区里拥有了十几个雇主,每天在一个个业主家连轴转,转眼间大女儿出嫁了,老二老三是一对龙凤胎,眼下也上了初中。

  这十几户业主有教师、白领、公务员、企业主等,一开始还在家“陪着”马丛梅打扫,慢慢地,大家接二连三地把钥匙交给了她。当马丛梅从业主们手里接过钥匙时,心里涌出的是一种被信任的感动。她把这些钥匙用钢丝串起来,随时带在身边,仿佛成了小区的管家。“人家为什么这么信任你?”记者问。马丛梅想了半天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,“可能是我认真、诚心吧。”经常有人出门忘了带钥匙,或者一不小心把自己锁在了门外,第一时间就想起给马丛梅打电话,她立刻停下手里的活计赶过去开门。她说,“虽然也耽误时间,但每次去开门,心里都热乎乎的,人家把我当成了自家人!”

  “有没有和业主闹过什么不愉快?”马丛梅想了半天说,“只遇到一件不痛快的事。有一天早晨我正在打扫,这户人家的老人当着我的面用一张餐巾纸在窗户上、角落里到处擦,看到有一点点灰尘就指责我。那天正好我女儿也在帮忙,我脸上挂不住了,一气之下甩手走人,连当月的工资也不要了。”不过,如今回想起来,马丛梅倒有点自责,“其实那户人家很好,平时对我也很客气。后来才知道,那位老人刚从老家过来照顾生孩子的儿媳,我当时太冲动了!”事实上,这件事之后,马丛梅对自己要求更严格了,无论多累,对每一份家务活儿都绝不打折扣,从来没有哪个业主提过意见。

  开始几年,马丛梅每天早晨5点开工,一直忙到晚上9点,每小时工资5元,月收入大概两三千元。近几年,她的小时工资渐渐涨到了20多元,每天工作时间也从16小时缩短到12小时左右,而月收入却达到了七八千元。每一次涨工资,都是业主们主动根据行情提出来,马丛梅从没开过口;有的业主看她每天实在太忙碌,时间安排得太紧,约定两小时的家务往往只需她忙一个多小时。这几年,马丛梅老公的工作不太稳定,一会儿承包小区麻将室,一会儿给学校食堂送菜,一会儿又在农贸市场卖水产品,收入忽高忽低,有时甚至没有收入,马丛梅就成了家庭的“顶梁柱”。她还在老家为一家人购买了养老和医疗保险,每人一年交1000多元。“我老公看我太辛苦,让我少接些活儿,但这些业主离不开我,这个家也离不开我!”说起这些,马丛梅有点不好意思,但分明又有一份陶醉。

  这些年来,业主们早已把马丛梅当成了家庭成员。“我家几乎不需要买粮食,都是大家送给我。平时,大家家里有了什么好吃的,也都记得送一点给我们。我们一家人的衣服,也是大家给的。”前几年,马丛梅夫妇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商品房,一下子花了20多万元,没钱装修了,一个做家装业务的业主,专门赶过去帮助设计,还安排了不少装修材料。一些业主听说马丛梅在老家买了房子,纷纷把家里多余的家具送给她,很快,她空空的新房就有了家的样子。

  前些年,马丛梅三个孩子都在南京上学,一家5口住在小区黑暗的地下室里,10平方的房间里挤了两张上下床。这几年,马丛梅大女儿的学业、工作成了小区业主们关心的大事。小女孩从学校毕业后,一位业主介绍她去悠仙美地做了服务员,一段时间后,另一位业主介绍她去了一家工资高些的汽车店,还有一位业主考虑到她的特长和兴趣,介绍她去学习雕刻,有了一技之长。去年,马丛梅的大女儿出嫁了,再过一两个月,48岁的马丛梅就要当外婆了!为了让一对龙凤胎有更好的学习条件,马丛梅夫妇省出钱来,把他们送进老家一所质量很好的寄宿学校,两个小孩一年的费用就要四五万元,“以后上大学、找工作,免不了还要大家帮忙呢!”说这番话的时候,马丛梅的眼神里充满了希望。 本报记者 贾梦雨

  “我们看起来轻松,其实一刻不得闲。”50岁的住家保姆陈月新带着主家2岁半的大儿子在小区花园里玩,她一直张着双手半拢着孩子,不住口地叮咛“慢点慢点”。

  在主家200多平米的大房子里,陈月新带着孩子住在朝南的主卧。家里有钟点工做饭保洁,陈月新只负责带孩子,包吃住,每月4000元工资,过年过节费另算。

  陈月新是启东人,2009年离异,儿子判给丈夫,因为姐姐和弟弟在南京,陈月新也来到南京打工。在安德门民工市场转悠了两天,她到雨花台区一家宾馆做保洁员,每月900元,后来慢慢涨到1500元。那几年经济拮据,不要说新衣服,连袜子都没添过一双。

  3年后,宾馆租约到期歇业,身无长技的陈月新咬咬牙,决定做住家保姆。“做保姆不如做别的自由,但是报纸上说,做保姆钱多,我就豁出去了。”她穷怕了,所以目标很明确,多挣钱!放低心态后,她的心理准备也很充分:“多干活,少说话。”

  到中介公司登记之后,陈月新很快得到现在雇主的试用通知。男主人经商,女主人从事金融工作,住在高档小区。陈月新每天6点起床,给大人煮稀饭,把孩子的牛奶冲好,放进保温箱,再手洗昨晚孩子洗澡换下的衣服;等孩子一醒,就一直围着孩子转。

  陈月新说,做保姆事事都在主人眼皮子底下,“孩子午睡,我也想打个盹,可是哪好意思呢,拿人家钱呢。”其实主家并不计较,但陈月新有股倔劲儿,明明有钟点工负责卫生,她也抢着帮忙打扫;怕费电,她不肯用洗衣机,坚持手洗衣服;连孩子睡多了,她也担心:“报纸上说,有保姆为省心,喂孩子安眠药。我们家孩子一睡多了,我就怕主人起疑心。”

  当住家保姆,陈月新的体会是要“会察言观色、会做人”。过完年她从老家回来,总要带些草鸡、蔬菜之类的土特产给主家。因为人情练达,她这个“闷嘴葫芦”,还时不时充当家庭矛盾调解人。孩子的奶奶与妈妈之间经常发生育儿理念冲突。有一次孩子感冒发烧,妈妈责备奶奶给孩子穿多了,捂坏了;奶奶却说妈妈给孩子乱脱衣服,冻着了。三言两语不合,二人竟然推搡起来,陈月新赶紧把儿媳拉到一边,“都是为孩子好!长辈有不对的地方,你先嗯嗯啊啊答应着,当面争个你高我低的,多伤和气!”

  女主人洪珠(化名)对陈月新的好评之一就是“知趣”。在陈月新之前,洪珠家走马灯似的换了4个保姆,要么是嫌钱少,主动请辞;要么是笨手笨脚,主家不满意。洪珠说陈月新“虽然来自农村,初中毕业,但是肯学习,跟得上大城市的生活。我带回家的《读者》她每期都看,一些高档电器的说明书她也能耐心阅读。”洪珠说,小区里不少人家请了受过培训的保姆,有几家请的还是菲佣,“我们家阿姨虽然是新手,但老实、用功,学学就上路了。”

  洪珠说,全家人都不把陈月新当外人。“好容易找到个实诚的保姆,我们也是把她供起来。”平时同桌吃饭,出去下馆子也带上她。逢年过节,老太太给500块过节费,洪珠再给500块。洪珠淘汰的苹果手机给陈月新用,还特地给她买了iPad,让她闲暇时上网看电视剧。“就怕小区里保姆互相攀比,如果我们家待遇不好,她不开心要走人。”洪珠说。

  陈月新还真动过走的心思。前两年,听说月嫂工资高,她想参加月嫂培训,主家再三挽留,又给加了工资,陈月新不好意思,就放弃了。

  陈月新告诉记者,小区里很多保姆是照顾老人的,比自己辛苦多了,比如有些失能老人便秘,保姆得用手给他抠大便;有些是阿兹海默患者,终日不说话,照料他们既乏味又压抑。不过,陈月新说主家的老大快上小托班了,老二刚出生,过两年也脱手了,她就会去照顾爷爷奶奶。说到这里,陈月新伤感起来,“我们都在外地打工,我妈一个人住在乡下,80多岁了,自己烧饭吃,生病了没人照应……没有城里人这种福气。”眼泪泛出来,她赶快擦掉,又伸手拢住孩子。

  宾主关系再融洽,寄人篱下的孤独感依然存在。每周休息一天,陈月新去姐姐弟弟家里,给他们烧饭、带孩子。那一天是她的“家庭团圆日”。陈月新说,自己没老伴,也没买社保,她用打工6年的积蓄,在启东买了一套小产权房,“老了,做不动了,就回家。”她停了一下,补充道,“回我自己的家。”

 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,月嫂严红每一天都不知从何时开始。夜里她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,刚出生的婴儿每隔一个多小时就会醒一次,严阿姨赶紧起床,看宝宝是饿了,还是要撒尿,或是不舒服。产妇随时会起夜,严阿姨要马上为她准备温的熟水和药剂。白天,严阿姨要做月子餐、催乳,指导产妇做产后恢复、调整情绪,给宝宝按摩、洗澡、做操……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又到了夜里。在公司安排下,严阿姨百忙之中抽空出来接受采访,这是她接手此次工作以来第一次下楼,耽误的工作时间,以后会补给雇主。听闻此言,记者心中惴惴,快马加鞭完成采访。

  严阿姨的工资很高,包吃包住外,每月8000到9000元。雇主从没抱怨过钱花得不值。从第一次见面、双方互选开始,严阿姨总能给雇主留下好印象——今年52岁的她,看上去年轻、娴静,话不多,轻言细语,善于沟通,让人觉得“把宝宝托付给她很安心”。正式住家照顾产妇和宝宝之后,雇主更是觉得严阿姨挣钱不易。

  一般雇主会雇佣月嫂1到3个月,月嫂通常每月工作26天,一旦开始工作,每天24小时一分一秒都不属于自己。“从住家开始到结束,基本不会走出雇主的家门”,严阿姨说。月嫂与其他种类的家政服务员相比,最重要的特质是“专业”,必须经过职业培训和实际操作,拿到人社部、就业促进会或其他权威机构的资格认证。月嫂专业水准分为初、中、高三个等级,每获得一级资格后,必须积累一定时间的工作经验,才能参加更高级别的资格考核,而高级月嫂资格考核要求具备中专以上学历。严阿姨是南京人,8年前下岗后开始当月嫂,已经取得中级资格证书,接受过高级培训,即将参加高级月嫂考核。除了培训,严阿姨还自己买书研究业务,“现在年轻人都聪明,上网一搜什么知识都能查到,我要更专业就得花时间、花心思看书。”除了照顾婴儿,严阿姨还要手把手教产妇带孩子,母婴知识、产后护理、饮食调养都要懂,心理学也得学一些,“有些产妇有产后忧郁,要帮助她们排解不良情绪。”

  做月嫂更要有一颗包容的心。严阿姨说,雇主一般都通情达理,但也难免碰到不好讲话的,“比如小两口都不错,但婆婆比较挑剔,像擦灶台、清理洗手池这些不属于我工作范围的事也让我做,我笑笑,能做的就做了。”工作期间,严阿姨一直缺觉,但再累也不向雇主提,趁着工作间隙看看手机上小孙女的照片,孩子1岁,种种萌照让严阿姨的疲惫感立刻减轻不少。

  总的来说,严阿姨工作蛮开心的,“我本来就喜欢带宝宝。”8年的工作经验,已经让她成为一个真正的专业人士,宝宝嘴一张,她就知道是“饿了”,宝宝身子一动,她就知道是“撒尿拉屎了”。一个周期的工作结束后,不少雇主请求延期,还有人希望她留下来做长期育儿保姆,严阿姨微信里长长的联系人列表,很多是曾经的雇主,时不时向她讨教育儿经。

  严阿姨对记者说,她明显感到近两年对月嫂的需求猛增。她现在的工资是8年前的八九倍,业务量在增加,今年一年的工作日程几乎已经排满;同行越来越多,她所在的家政公司有500名长期工作的月嫂,依照资格等级工资是5800元到9800元,而不管哪个等级的月嫂,工作日程都排得满满的,如果不预约,想立刻找到月嫂或者临时请求工作延期,基本不可能。

  雇主们“不差钱”,但是很难找到好月嫂。一位雇主曾经3天内辞去5名月嫂,直到找到严阿姨的同事、一位“钻石级培训师”才满意,请她工作3个月,月薪1万8,另外包了8000元红包。

  家政公司安排月嫂在两份工作之间休息10天左右。不工作时,严阿姨就回家照顾家人,看育儿书,依然忙忙碌碌。她没有其他兴趣爱好,也没时间有兴趣爱好,连逛街的时间也没有,“朋友都很久没见面,只在电话里问候。”

  谈起家庭成员,严阿姨第一个提到的是“儿媳”,之后才是“儿子、孙女、老伴”。一大家子一起生活,严阿姨和儿媳相处得特别好。她说,同事们基本上婆媳关系都不错,因为“照顾别人家的产妇时需要为对方着想,对自己的儿媳就更能体谅了。”严阿姨是家里收入最高的,那她是不是占据最高话语权呢?“没有,有事都是一起商量。”她赶紧笑着否认。一年前,小孙女出生,严阿姨腾出3个月回家带孙女。工作固然重要,家庭更重要,“苦钱不就是为了家嘛。”

  2010年,学界还将家政服务员界定为“”,依据是“收入低、社会地位低、职业化程度低、法律保障薄弱”。这两年,家政业迅猛发展,四大“弱”势已去其三,“”的说法已值得商榷。

  人口老龄化,家庭小型化——来自传统大家庭的帮助减少,育儿观念改变,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追求个人价值与幸福……都需要家政服务解决“后顾之忧”。全国妇联副主席崔郁说,全国四成家庭约5000万户需要家政服务,但家政服务员仅有1500万,巨大的用工缺口使她们的收入水平一路上扬。王庆辉是有40家门店的南京大一统家政公司总经理,他所做的横向与纵向比较颇具代表性。他说,家政工人收入水平处于蓝领中上游,高于多数小白领;公司70%的家政工人,丈夫从事装潢、水电、厨师等职业,近年来女方收入几乎追平男方,成为主要养家人;来自农村、工作七八年以上的家政工人,都在南京买了房。

  更具历史深意的,是家政服务员社会地位显著上升。家政长期以来因为无法用GDP衡量而被视为“无生产价值”;因为最初是奴隶奴婢从事家庭劳动而被视为地位低下;因为是传统的女性工作而被界定为低价值。歧视不仅表现为雇主、他人对这个职业的不尊重,而且表现为从业者缺乏职业认同。2010年一份调查数据显示,家政服务员的最大担忧是“雇主歧视”,自己也认为“低人一等”。到2013年,她们对歧视的担忧下降到第3位,超过80%的受访者表示对工作“满意”,但来自农村的从业者,社交仍囿于老乡,曲折地表现出对人格尊严的敏感与不自信。而今情形如何?王庆辉说,从前常有雇主装作把钱忘在桌上、床下,看家政工人如何反应;今天偶有“小暴发户”做此试探。家政工人即使来自农村也不自卑,工余也跳广场舞,孩子上学也挑学区,生活方式、价值观念、社会心理与其他群体并无二致。记者注意到,王庆辉一直使用“家政工人”一词,这是国外为反歧视而推广的称呼。

  与经济社会地位相对应,家政业的职业化程度也在上升。低素质、低技能曾经是家政业的软肋。2006年《家政服务员国家职业标准》出台,2013年调查显示,只有26%的家政服务员知道并受过职业培训。如今,家政公司普遍将培训与薪酬挂钩,并着重拓展中高端服务。大一统目前正在培训派往加拿大的家政服务员,她们将与素有职业化美誉的菲佣一争高下。

  家政业“弱”势大逆转,开始吸引大学生,而大学生的加盟,进一步提升了家政服务的职业声望。南京去年出现了全国第一家90后大学生创办的家政公司微爱。微爱总经理戴尚伟说,从前觉得家政业不够“高大上”,他的团队第一次创业并不是做家政;这两年觉得家政业“不低端”,很多大公司如58同城都大举进军做“网络+”,他们也想分一杯羹。更有“新锐”大学生做高端家政服务员——据王庆辉说,大一统约7%的家政工人是大学学历。

  但家政业绝非伊甸园,最大的问题是劳动保护和社会保障薄弱。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家政学会的周薇博士解释,员工制家政公司占比很小,多数家政服务员没有单位,属于非正规就业,不受《劳动合同法》保护,加之工作特殊——住家型服务员工作与非工作时间界限模糊,很难实行8小时工作制、双休与超时工作双倍工资。同时,没有单位的家政服务员只能自己购买医疗与养老二项社保,以及意外伤害商业险。据2013年调查报告,只有18.5%的家政人员有二项社保。周薇说,尚无最新统计数据,不过,她访谈的家政服务员,多数没有社保,更无人购买商业险。对此,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邹农俭说,当务之急是推行家政公司员工制,公司与家政服务员签订劳动合同,依据《劳动合同法》保障其休息休假权,并与员工共同承担5项社保。长远目标则是将社会保障视为体现社会公平的再分配,纳入公民权利——无论就业类型、有无缴纳社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