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最好心水资料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tajtouragra.com
网站:极速赛车官网

惠程科技业绩闪崩 创投教父汪超涌成了“接盘侠

惠程科技业绩闪崩创投教父汪超涌成了“接盘侠”

  (002168)发布2018年年报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.98亿元,同比增长408.65%,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2.61亿元,相比上年扭亏为盈,增长326.50%,实现经营活动净现金流3.09亿,同比增长5747.52%。各项业绩指标均表示,

  当天,惠程科技同步发布了2019年一季报。2019年一季度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.22亿,同比下降63.27%,实现归母扣非净利润0.25亿,同比下降83.68%,实现经营活动净现金流-1.33亿,同比下降1321.79%,业绩大幅下降。

  同一天发布的年报和季报,年报业绩暴增、季报业绩骤降,惠程科技的业绩变脸堪称光速。

  深圳市惠程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,前身为深圳市惠程电气股份有限公司(现简称惠程科技,原简称深圳惠程),主营成套开关设备、电缆分接箱等电气装备,于2007年挂牌深交所上市。

  2007-2015年间,惠程科技业绩表现平平,还呈现出收入/利润双双下降的迹象。

  2015年,公司修改了经营范围,增加了“股权投资、资产管理、投资咨询;物业投资、物业经营、物业管理”;当年,公司确认投资收益2.01亿元,而公司净利润1.30亿,投资收益成为了利润的唯一贡献。也正因为此,公司已无心主业经营。

  2016年4月6日,何平夫妇与汪超涌旗下中驰极速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(即现在的“中驰惠程”)签订股权转让协议,何平夫妇以16.5亿元将所持深圳惠程11.1058%股份(86,736,437股)转让给中驰惠程,每股单价为19.02元。

  而前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为8.89元/股,溢价率达113.95%。消息一出,公司股价连拉5个涨停,人心振奋。

  2016年6月21日,股权转让完成,汪超涌、李亦非夫妇成为深圳惠程的新任实控人。

  2017年2月13日,深圳惠程宣布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。一个月后,重组草案出炉,上市公司计划以现金支付的方式购买群立世纪55%股权和哆可梦77.57%股权。

  公告显示,群立世纪股权评估增值率为478.06%,55%股权交易对价57,750万元;哆可梦股权评估增值率高达2759.59%,77.57%股权交易对价138,346.10万元。两项交易总对价为19.61亿元,若并购成功,上市公司将新增确认商誉18.47亿元。

  随后,深交所对重组草案开展了4个月的审核,之后发出了一封长达12页/25个问题的问询函,对重组进行了刨根问底式的询问。

  公告显示,深圳惠程于2017年12月20日并购哆可梦,并购日享有的77.57%股权对应的净资产公允价值为1.63亿,并购交易对价为13.83亿,溢价12.20亿,溢价率748.47%。溢价金额12.20亿确认为商誉,占2017年末深圳惠程总资产比重为37.74%。

  同时,哆可梦原股东做出业绩承诺——2017-2019年,公司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1.45亿、1.88亿和2.45亿,合计5.78亿。

  对于2016年净利润仅为0.34亿的哆可梦,对次年的净利润承诺高达1.45亿,增幅高达3.26倍,勇气可嘉!

  公告显示,2017年,哆可梦自研产品《斗罗大陆神界传说》、《神话大陆》、《兽人战争》、《斩龙传》以及代理产品《绝世武林》等游戏受到用户的好评,移动游戏流量经营业务的市场占有率大幅提高;2018年,哆可梦推出多款全新手游,包括主打魔幻未来风格的自研新游《天使圣域》、末世废土风格的自研新游《文明曙光》等,自上线以来均取得不错的成绩。

  2017/2018年,哆可梦均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。尤其是在2018年,公司实现业绩3.23亿,超额完成承诺业绩1.35亿,完成率高达171.81%。

  也正是借助哆可梦突出的业绩,惠程科技在2018年收获了业绩的历史最佳表现。

  上图所示,哆可梦为惠程科技2018年贡献了82%的营业收入、75%的归母净利润和104%的经营活动净现金流。

  也正是因为哆可梦,2018年惠程科技实现的3.36亿净利润,成为了上市以来的最好业绩。

  伴随着惠程科技2018年业绩猛增,2019年一季度业绩大幅下滑,让人跌破眼镜。

  收入、利润大幅下滑,经营现金流由正转负——年报的业绩暴涨、一季报的业绩骤降,惠程科技的业绩让人有些看不懂。

  公告显示,2019年一季度,哆可梦新产品上线时间有所推迟,相应的收入、利润也未能在一季度实现,因此同比业绩大幅下滑;加之公司持续进行广告投放,经营现金流为负,处于流出状态。

  尚处在业绩承诺期,2019年承诺实现不低于2.45亿净利润的哆可梦公司,却在2019年一季度遭遇了业绩大幅下滑。

  能否顺利完成2019年业绩承诺,可能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而背后高达12亿的商誉,又将何去何从?

  事实上,严格意义来讲,惠程科技2019年一季度业绩确实骤降,而2018年业绩并非暴涨。

  如前文所述,2018年,惠程科技收入、利润双双大涨,核心则来自于哆可梦的并表。

  惠程科技对哆可梦的并购于2017年12月20日完成,也就是说,在2017年的年报中,哆可梦的业绩只被合并了最后的十来天;而在2018年,则是全年纳入合并。

  因合并报表范围本身的差异,以及哆可梦2017/2018年业绩的增长,所以体现为惠程科技2018年业绩的暴涨。

  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——虽然2017年哆可梦被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只有十来天,但是其在2017年的业绩却成为了业绩承诺的构成部分。

  然而,此次并购颇为挫折,几经问询和调整,并购线月。根据会计准则对合并报表的规定,惠程科技需从并购日(2017年12月20日)起,将哆可梦的业绩纳入合并范围。

  换言之,2017年1月1日-2017年12月19日,哆可梦实现的业绩均与惠程科技无关,这个期间的业绩也不构成上市公司的业绩。

  然而,惠程科技却表示,基于商业交易的契约精神,并购业绩承诺期保持不变(2017-2019年)。

  2017年1月1日-12月19日,哆可梦实现的利润,构成了并购的业绩承诺、却不构成上市公司利润,也不被上市公司股东所享有——这又算是何种商业交易的契约精神??

  资料显示,汪超涌生于1965年,自小天资过人,15岁考上大学,20岁公派留美,28岁成为华尔街史上最年轻的驻外首席代表,34岁创办信中利资本,先后投资了搜狐、百度、华谊兄弟等知名公司,不到40岁已是知名“创投教父”。

  2015年10月,其创办的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信中利,代码833858)正式挂牌新三板,成为新三板挂牌同时做市的创投第一家。

  公告显示,2015-2018年间,信中利实现的归母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.40亿、5.63亿、3.01亿和3.27亿,4年累计盈利17.31亿。截至2018年末,信中利累计投资200多家企业,其中30多家成功登录资本市场。

  2016年,汪超涌夫妇以16.5亿元拿下了惠程科技11.1058%股份(86,736,437股),每股单价为19.02元。

  消息公布后,公司股价大涨,曾连续5天涨停,股价最高到达17.39元/股。

  随后,2017年1月,惠程科技因筹划重组哆可梦而停牌,这一停就是近11个月。

  随后,惠程科技再次停牌——2017年12月19日,惠程科技再次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而停牌。

  6个月后的2018年5月26日,惠程科技公布重组草案——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,收购新三板挂牌公司爱酷游(835089)64.96%股权。股权作价12.38亿。

  而评估日,爱酷游账面净资产合计1.65亿,按照64.95%股权比例计算,拟收购标的公司股权账面价值为1.07亿。溢价11.31亿,溢价率1057.01%。

  同时,爱酷游原股东做出业绩承诺——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1-6月分别实现不低于1.55亿、2.1亿、2.5亿和1.25亿的净利润。

  2018年10月27日,公司发布公告——因资本市场发生了较为明显的变化,各方最终未能就股票发行价格和估值调整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,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条件尚不成熟,公司决定终止重组。

  期间,实控人汪超涌夫妇多次增持,持股比例从11.1058%上升到28.74%,股价也未有起色。

  截至2019年4月26日,惠程科技收盘价9.54元/股,距离创投教父以19.02元/股接盘惠程科技,过去了3年,股价也几乎腰斩。